header photo

导读276

荣剑:向前的逃跑

September 9, 2017

空山余潭coolboy527 2017-09-06 17:35:39 阅读数:6045

​​有时看一本书能记住一句话,就足矣,记住的这句话,一定蕴含着大道理。向前的逃跑,是我阅读美国新马文化批评大师詹姆逊(也译为杰姆逊或詹明信)时记住的话,书名已经忘了。他用这句话来讽刺后现代以一种向前冲的姿态来实现对过去的复归或倒退,堪称一语中的。

后现代作为一种解构性话语,在世界范围内已成显学,即使在中国,社会的政治的进化还处在前现代,但诸如艺术、时装、建筑、审美趣味乃至生活方式,许多都以后现代为时尚了。我前些天写了文章——我的后现代,对当下中国做了这样一个描述:前现代的、现代的和后现代的文本与话语同时出场,革命和市场结合,红色和犬马声色并存,声嘶力竭和轻歌曼舞同在,从而“混搭”出一个巨大怪物:两只脚是后现代的,身子是现代的,脑袋却是前现代的。于是,如詹姆逊所说,当中国向后现代方向迅速奔跑时,向前一看,原来又回到了前现代的原点。这个时代的悖论或轮回该如何解释?

对詹姆逊所生活的美国来说,尤其是对纽约这样的大都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即已完成了向后现代的转型,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渡。艺术作为一个观察时代变迁的窗口,尤为形象地展示出现代主义的没落与后现代主义的崛起。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让来自欧洲的现代主义艺术达到顶点时,也同时标志着它的终结,取而代之以后现代的波普艺术,安迪·沃霍取代了波洛克成为了美国新的文化英雄。文化批评是在这样的时代转变的时刻出场,也就是像詹姆逊这样的人需要出来给美国人民一个说法——当然,这不会是惟一的说法,以解释为什么后现代性必然会取代现代性。詹姆逊的深邃就在于,他从奔腾向前的后现代大潮中,看到了潮水最终退回来的结局。后现代并不意味着是先锋或颠覆性的力量,有时后现代也会和古典同流合污。

我对詹姆逊的这段解读,一般的读者可能会不知所云,其实通俗地说,在美国用二百多年时间打造出世界上最完美的政治制度之后,政治的确令大多数人乏味,政治分析也变得索然无趣,如果你不用文化的艺术的语言来阐释时代变迁的诸种现象,那就是太low了。用中国的语言来说,政治装不了逼了,而文化批评才是在大学可以流行的语言。最为极致的是,乔姆斯基所说的语言绝大多数人都听不懂,但许多人都必须假装听懂,而此公对美国政治的批评,许多人听懂了却假装听不懂。这就是美国文化批评的魅力,看上去是如此的激进,有时却扮演着保守的角色,如同后现代向前的逃跑。

我在这里谈美国,是想为阅读当下中国提供一个参照,因为领袖也说了,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至少在中国的当代艺术领域,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纽约的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或古根海姆美术馆,在这两个最niubility的美术馆做一个展览,是中国艺术家的集体梦想。而实现这个梦想有一条捷径,那就是把美国的后现代和中国的前现代结合在一起,如同那些拼贴的艺术,在美国的窗户上贴上中国的窗纸。迄今已经成功的徐冰、蔡国强、AIWW或其他后来者,就是用艺术的方式,首先在中国前现代的语境中呈现出中国最后现代的一面,在他们后面紧紧跟着的是一大群出生于年代不同的人们,他们用各种方式宣告自己已经告别了前现代甚至现代,中国人在很大程度上由此成了和美国后现代的同时代人。

如果詹姆逊生活于中国当下(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来过中国传播后现代话语),他还会继续以文化批评的立场来言说中国转型的特殊现象吗?这个和美国一样大的国家,能被放入到一个相同的框架内予以分析吗?我这么问,是因为我已有了自己的预设立场。当政治批评在美国失去市场而必须举起文化批评的大旗时,在中国可能正好相反,因为一切问题都是政治问题,文化批评和经济学批评一样,如果不戴上政治眼镜,那无异于盲人摸象。就像最近的那些中国经济学家们,为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开出了无数药方,但惟独忘记了或不愿意放上政治的药引子,以致这些药方通通失效。包括刚才谈到的艺术,有这么多的艺术家意识到政治是艺术引发公众关注的一个卖点,但和现实的政治所呈现出来的戏剧性效果相比——比如几年前发生在重庆的那个故事,艺术不就是显得太过贫乏了?!政治,才是中国当下最大的行为艺术,政治人物通吃了艺术的各种表现方式,在不同的场景里呈现他们不同的面目和表情;而人民群众都成了吃瓜群众,在遍及祖国的各个角落,如痴如醉地欣赏着那一幕幕混搭着多重时代要素的戏剧。

就在最近的三五年里,我们所看到的政治是不是比任何一种艺术更有看头呢?以前,那是现代之前,一切以革命的名义发生,而现在,似乎已经是现代之后了,一切以改革的名义发生。词汇在与时俱进,话语在突飞猛进,前现代的脚穿上了后现代的跑鞋,从北京跑到纽约,从上海跑到巴黎,从广州跑到东京,就像是从光怪陆离的世界跑到了几个土而吧唧的乡村。中国有更多的霓虹灯,有更多的高楼大厦,有更多的广场和大妈舞,还有G20加金砖会议,APEC蓝加大阅兵,高铁在飞驰前进,高速公路四通八达,智能革命风起云涌,互联网经济扫荡一切,马云要搞计划经济,刘强东要搞共产主义,时代日新月异,中国一年,世界百年。

还是回到詹姆逊的这句话——这是向前跑还是向前的逃跑?走进新世纪已有十七年了,中国跑到了哪里?​​​​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