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76

荣剑:"活佛"的共产主义转型

September 8, 2017

空山余潭coolboy527 2017-09-08 10:23:12

​最近形势大好,刘强东要实现共产主义,“活佛”也跟进了。昨天在TOM网新闻版上看到一则消息:9月5日,热烈庆祝中国香港共产主义研究会成立“北京交流会”在京隆重举行,开国将帅后代等百人参加了活动。在资本主义的香港成立共产主义研究会当然是好事,成立后再到北京来交流,那更是好事。这好事是谁发起的?

发起人名列第一的是:空气制水机发明人、马来西亚拿督、吴达镕教授,排在他后面的是毛泽东主席之侄女毛小青,革命家任弼时之女任远芳,开国上将陈再道之女陈冰兵,开国上将贺炳炎之女贺北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李德生之子李南征将军。看到这个名单,稍有恍惚的是,革命家后代要跟着这个吴达榕干共产主义事业了?

这个吴达榕是何许人也?看他肥头大耳留着八蓄胡子的照片,感觉怎么这么眼熟呢,哦,想起来了,此人不就是两年前爆屏全国的“白玛奥色法王”吗!

2015年10月4日,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白玛奥色法王为演员张铁林举行坐床仪式。他身穿黄色龙袍,坐在九龙椅上,为“皇帝”张铁林举行“坐床”仪式,张“皇帝”面对法王,极其虔诚,行跪拜大礼。“白玛奥色法王”赐予张铁林法号为白玛曲培(别搞错,不是曲奇),赠法衣、法器等物品,并受献曼扎、莲师像、经书等。“白玛曲培”张铁林受法号之后,身穿袈裟(类似),对数千信众发表感言,说以前当“皇上”感觉自己最大,现在感觉是自己很小,法王最大,高度评价法王是人世间最“睿智”、“明智”、“英明”之人。这个坐床视频传到网上之后,迅速引发公众好奇和热议,也引起藏传佛教界的高度关注。

据媒体报道,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几位经师一起观看了上述视频,“他们都乐了。”针对“白玛奥色法王”号称继承了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四大法统,是萨迦派和宁玛派分别“认证”的“活佛”的说法,青海热拉寺的萨迦派经师尕它堪布称,一个人一辈子能精通一个教派的传承已非常不易,白玛奥色同时继承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四大法统,“大概除了佛祖没人有这种能力吧。”随后,莫扎仁波切、四川甘孜州民族宗教委员会、设立在甘孜的噶陀寺连续发表的三份声明,直指吴达镕的活佛身份造假。不用再说了,这个白玛奥色法王就是一个骗子,打着活佛、法王的幌子大肆公开行骗。

为了搞清事情真相,新京报发了多篇调查文章,记者还将噶陀寺的声明发给白玛奥色法王,但一直未得到回应。在各方质疑声中,2015年12月8日白玛奥色法王发表声明,声称辞去所有职务、头衔、荣誉和认证,强调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密宗修行人。三天后他再次发表声明,声明中未再用白玛奥色的名字,而是用了本名吴达榕。在不到三百字的声明中,他三提道歉,两提忏悔,说“我作出进一步深刻反思,对社会各界造成的诸多影响,本人再次致歉”;“对海内外佛教界、相关传承及寺庙、上师所带来的影响表示忏悔”。他同时宣布扔掉所有头衔,头衔有26个之多,包括“国际宗教领袖”、“联合国友好使者”和“联合国友好理事会全球事务秘书长”。他扔掉这些头衔时称它们为“垃圾”。

这么大的一个新闻,媒体人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的,更深度的报道很快就接踵而至。一篇题为“起底吴达榕:从‘风水师’到‘白玛奥色法王’”的文章,刊登在新京报上,该文揭露出来的事实真相几乎是把披在法王身上的所有伪装都脱了个一干二净。这位吴达榕在成为法王之前,干过多种营生,起初是靠贩卖箱包和动漫公仔为生,后来做过不拿罗盘的“风水师”,到了香港后,摆地摊卖些小首饰,从香港进货手机、牛仔衣裤、西服、箱包等物品,在泉州中山中路开店。1998年到2000年初,吴达镕往返于香港和泉州,开始做木雕佛具、佛像的买卖。2006年左右,吴达榕因为认识了香港一个名叫庄世平的老先生而使身份突变,开始以“上师”身份游走于江湖和商圈,自称佛教“密宗红教传人”。2013年,吴达榕达到了“活佛”巅峰,他在自行印刷的各种宣传资料中打出了法王旗号,号称取得了“活佛”认证,成为“唯一的国际最具影响力的精神智慧导师”。更为显赫的是,在“祖古白玛奥色仁波切”的个人网站上显示,白玛奥色法王是第六世茶巴森沃法王亲证的身口意转世化身,被认为是地藏王菩萨和文殊大威德金刚的化身、莲花生大士的代表。

吴达榕,一个凡胎肉身,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居然修成了这么大的功德,让众多诸如张铁林这样的“皇上”、明星顶礼膜拜,不能不说是当下中国的一个大奇迹。

媒体曝光之后,法王当然成了一个笑话,此人所编造的故事和传说被一一揭穿,连他的穿着、举止均被人找出漏洞。一位仁波切告诉一家媒体,白玛奥色穿着皇帝的龙袍,披着花里胡哨的锦缎,并非藏传佛教的服饰,藏传佛教四大派僧人、活佛都不会挂着算盘珠似的项珠。白玛奥色法王自称属于宁玛派,可是赐给张铁林的帽子却是萨迦法王的帽子。法王的这套行头,绝对是来源于他在少年时代看电视剧西游记时留下的印象,再掺杂一些张铁林式的皇上服饰,包括对张皇上装腔作势的模仿。

在媒体和公众的强大质疑声中,以及在藏传佛教界的强烈反对声中,法王不得不脱下他的袈裟,放弃“活佛”头衔,滚出佛学界。吴达榕一定后悔不迭的是,那个张铁林“坐床”视频如果不公诸于众的话,他或许还可以继续坐在九龙宝座上接受各类信众的顶礼膜拜,以及源源不绝的供奉。当此人被打回原形之后,公众一般都认为,这么一个骗子,已经彻底身败名裂,他还能在世间混吗?

没想到的是,吴达榕被革出佛教教门,又找到了另一个教门,他领衔成立香港共产主义研究会,成了共产主义的布道师了,在其身后又重新聚集起一支红二的队伍。新的喜剧又要开始上演了。​​​​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