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76

刘亚伟:作为社会守夜人的知识分子

September 18, 2017

 

1、知识分子作为社会的守夜人,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制度下,首先应盯住的是公权力。

2、恶猜公权是每个纳税人的天然权利。对公权力,以及公权力染指的地方,每个人都有权利进行各种质疑。甚至质疑者不必举证,而公权力则必须以确凿事实回复质疑。

3、个体公民与侵害自己权利的公权力进行对抗,尤其是在公权力把持了全部社会资源和暴力工具的极权专制的环境里,情势如同以卵击石,需要承担极大风险,或面对着不可描述的悲剧代价。

4、这时候,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如若不去督促公权力正面回应,反而以证据不实,或造谣说谎为由,指责挑剔正以身家性命与公权力相抗争的爆料人,进而逼迫爆料人拿出完整无瑕疵的证据,客观上已经妨碍了纳税人行使权利。这时,围观者怀疑你为公权力站台洗地,是可以理解的。

5、在公民个体与公权力的抗争中,知识分子应毫不犹豫地永远站在弱者一边;知识分子挑剔的眼光、督责的目标应永远指向公权力。

6、本人这次站出来发声,不是出于一时激愤,而是重申以上一贯的理念;并非针对哪个人,我批评的是一种错位现象。如果谁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那是他自己凑巧站在了错位上。那么也在此真心希望他,能够从目前的错位明智地退出来,回归和守住知识分子作为社会守夜人的责任本位!

 

7、知识分子在社会上,不仅仅代表着一种质疑的能力、发声的能力,更可以看作是一种权利;专司思考,拥有比常人更多知识者,应担负由此而来的发声和质疑的责任。

8、当下,知识分子应站出来发声,而不是躲起来沉默;或是转抱怨民众麻木冷默。当然更不能居高临下地对正在主张自己权利、与公权力拼死抗争的个体民众,作人格道德指控,或以证据不确而否定这种抗争的意义。

9、有朋友说,说错话比沉默更有害。我想,这位朋友还不懂得什么是言论自由,不知道一个正常社会就应该是一个众声喧哗的多元社会。再者,谁又能保证自己每天说的话,句句都对呢?难道一个人不能保证自己的话都正确,就应该闭嘴吗?

10、知识人的沉默、对公权力顺从,或转而对个体抗争进行指责打击,其实是放弃自己应尽的责任,就是弃德,就是堕落,甚或是帮凶。

11、今天,是非曲直早已分明,不难判断。你可以选择沉默,但不可以助纣为虐。面对极权专制,你因为恐惧而沉默,我能理解。但是今天你选择助纣为虐,你就是正义的敌人。

 

12、原来,自由、权利、平等这些词,在似乎给了你一些什么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求你付出!付出什么呢?是担当,是责任。一个正在追求自由、平等的人,不可逃避或推卸,必须面对和肩负的责任。

13、在当下,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第一位的工作和思考不是如何救人,而是如何使自己得救。而获救之路在于,断然抛弃传统文化赋予文化人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从广阔弥漫的荒漠寒冷中获得一种谦卑,从而逃离虚妄之地。

14、常看到一些大V、或者某些教授学者,挟带着某种愤激和傲慢,动辄抱怨吃瓜或围观的民众是“蠢货”,斥责尚未醒悟的民众是“脑残”。我以为,作为比常人多受过一些系统教育的知识人,与其抱怨“蠢货”,嘲笑“脑残”,都不如苛责自己。

 

15、一次谈及五十年前亲眼目睹的那场劫难,我说自己当时就是黑暗的一部分。这是因为,身处在一个黑暗年代,你发声,就把自己从黑暗中剥离了出来;如果沉默,甚或根本就失去了独立思考和发声的能力,你就是黑暗的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努力坚持发声,让自己的人性成为一朵光亮,首要的意义不是照亮别人,而是自我救赎。

16、面对中国政治制度转型的困局,不要只是习惯性地抱怨批判自己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也不应那么傲慢随意地指斥嘲笑民众是“蠢货”“脑残”;每个人应有勇气通过反思自己的生活经历,重新审视自己生活态度、价值取向、思维以及行为方式,在多大程度上为极权制度提供了存在的基础,思考自己当下应该为中国的改变能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17、自由不是一朵花,可以戴在胸前做装扮;不是一种标签,可以顶在头上显示自己的存在;也不是一种口号,可以显示自己嗓门有多高。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说:“自由不是一套哲学,更不是一个想法,而是我们良知的一种运动,它会发出两个单音节词:是,否。它们即兴的简洁,像闪电的光芒,刻画出人性的矛盾。”

18、人因为拥有自由,所以才会高贵。这不是说,自由就等于高贵,而是说,在一个人依愿而行的自由选择中,可以显示出他的高贵。风雨如晦, 鸡鸣不已;怀着温情,追求正义!

 

刘亚伟,山东曲阜人,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自由作家,独立学者。致力于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现代性转型。近期有微讲座《自我启蒙与救赎》系列

五柳村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上午6:24收到

Go Back

Comment